小小产房,看尽世间百态 来源:钱江晚报 2017-09-08 11:19:45 作者:吴朝香 李玲玲 编辑:冯潇颖 分享新闻
  陕西榆林26岁的马茸茸死了,留下家属和医院依然在纠缠不清。7日,国家卫计委针对此事回应: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。 待产,跳楼,身亡,永远不会有人知道,她在跃下的那一刻,内心想的是什么。 协和医院的医生张羽曾在自己的一本书里说:产房是女人最温暖也最危险的地方。 尤其在二孩放开之后,生孩子是剖还是顺,甚至变得有些微妙,它不再是个医疗技术问题,而是夹杂着家庭成员以及医护人员之间的纷争。 7日,钱报记者专访了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产科主任金美媛,听她聊起做产科医生20年间,看到的产房内外的悲欢离合。 她说,小小的产房里面,能看尽世间百态。     待产的孕妇和丈夫在一起。同德医院供图 故事一:孩子在子宫里缠得像麻花,产妇非要顺产 作为一家省级综合性医院,浙江省立同德医院妇产科平均每个月要接受两三百名产妇,产科主任金美媛在这一行已经从业20年。 因为是产科医生,榆林产妇的事情,她自然比较关注,还有感而发写了一篇文章《从产妇坠楼身亡谈无痛分娩……》 “作为一名产科医生,我内心犹如打翻的五味瓶,百感交集,无知和执拗造成的悲剧,最让人痛心……” 执拗的家属、执拗的病人,金美媛几乎每个月都会碰到。 就在上周,金美媛刚刚给一位产妇做了剖宫产,手术做得蛮顺利,但手术前却是费了不少口舌。 “产妇想顺产,但我们做检查发现,孩子脐带绕颈绕足,连在一起,就是孩子被脐带捆住了,一旦宫缩发动,这会很危险,根据情况,我们建议赶快剖。” 主管医生找产妇谈,对方一口回绝:一定要自己顺。理由是,脐带绕颈不是很正常嘛。 这让金美媛哭笑不得,“脐带绕颈是正常的,关键是她这儿还绕着脚啊。” 几番沟通下来,产妇的态度总算有所松动,说要等自己妈妈来商量一下,好在她妈妈是个明白人,很快采纳了医生的建议。 结果证明了金美媛的判断,“孩子在子宫里,被缠得像麻花一样,再等下去,极有可能宫内窘迫,缺氧。” 故事二:胎位不正还要顺产,硕士老公就是不松口 二孩开放后,金美媛明显感到想要顺产的人增多了,目前,同德医院,接受顺产的产妇比例在百分之六七十左右。 在金美媛看来,顺产的确是对产妇和孩子都有好处,但重要的前提是,一定要看产妇和胎儿的状况,是否适合顺产。 前段时间,有一对夫妇让她印象深刻。 夫妻俩都是硕士,家境不错,产妇30多岁,头胎,外地人,丈夫是杭州本地的。 产妇当时的预产期已经到了,夫妻俩本来想顺产,但孩子的胎位不正,金美媛觉得应该剖宫产。 “他老公说试试,但我们医院没办法同意,因为风险太大。”金美媛说,男方明显是做了功课,列出了一二三四条顺产的理由,比如通过产道挤压可以减少新生儿肺不张,更能适应宫外环境,以及产妇生完恢复快等等,“还有就是他们想生二胎,毕竟剖宫产后,要恢复一两年才能再怀孕,担心到时候年纪太大。” 但是产妇明显不适合顺产,医生自然不同意。产妇、产妇的家人,都和男方沟通,但就是劝不进,最后婆家和娘家人开始闹不愉快。 双方就这么僵持,男方说反正还没宫缩,就再等等看。就这样足足在医院等了一个礼拜。 产妇41周的时候,羊水开始急剧减少。 “这意味着胎盘在老化了,对胎儿很不利,这个时候,她老公才同意剖。”金美媛说,幸亏他们严密监护,动态地了解宫内情况,“不做B超,哪里看得出羊水变少,再等下去后果难说。”     同德医院供图 故事三:第二胎还是女儿,产妇崩溃大出血 这么多年的妇产科医生做下来,金美媛的一个心得是,生孩子这件事,很多产妇以及家属都没经历过,多少内心都会有恐惧,慌张,甚至有很多知识盲区,这就需要医护人员反复解释,“我们一般先是由主管医生沟通,不行,就医疗小组长去,再不行就我去,今天沟通不成就改天再去。很多时候,医生不仅是技术上的支持,还是心理情感上的支持,这非常重要。” 金美媛的另外一个心得是,分娩有四个因素:产力、产道、胎儿,以及产妇的精神心理因素,尤其是最后一个,是最容易被忽略又最不应该被忽略的。 “如果产妇没有坚持顺产的意愿,那么即便分娩下去,也会产生不良影响。比如精神紧张会影响子宫收缩乏力,导致产程拉长,可能给母亲和胎儿带来风险。” 她还举了一个例子,曾经有个产妇头胎生了女儿,第二个也是女儿,生下来后一看,精神一下子就受冲击了,子宫收缩乏力后引起产后大出血。“所以,我们以后碰到类似的产妇,都会稍微迟些再告诉她是儿子还是女儿。” 正是因为产妇的个人意愿至关重要,所以在遇到顺转剖时,比如有的产妇进入产房后,因为忍受不了疼痛,要求剖时,她们会及时和家属交流。 “当然我们是会进行评估,如果觉得产妇顺产的确没问题,就会鼓励她坚持,比如建议无痛、导乐,一般这样下来,就很少有转剖的了。如果产妇实在不接受,一门心思要求剖,我们就会出去给家属说,产妇坚持要剖,或者让产妇给家里人打电话,这种情况下,也很少有家属坚持一定顺产。” 90后夫妻:到时候听医生的 “外面下雨路滑,咱们就在这走廊来回荡圈吧,医生说你现在得多活动。”9月6日晚上8点多,西溪医院一楼,安静的大厅里,一对偎依在一起边走边聊的年轻男女特别显眼。男的还拿着一把纸扇时不时给女的扇扇,走近一看,女的挺着大肚子。 “我老婆已经过预产期了,还是来医院待产比较放心,但住院三天了,还没什么动静,医生建议多走走。”丈夫小刘已请了陪产假,全天候陪在医院。他说自己与老婆都是1990年的,迎接第一个小生命,既紧张又欣喜。 “这个时期我们当然希望多听一些好消息,但榆林产妇的惨剧关注度太高了,在我们的准妈妈群里也引起了热议。惋惜之余,大家也在聊自己要选什么方式生,有没有减轻疼痛的办法,手术的决定权要交给谁等。”来自宁波的妻子,说起话来轻声细语。“我和老公目前决定也首选顺产的,因为顺产的好处更多呀。” “你放心,我不会盲目坚持的,咱们到时候听医生的,她们更专业,更有经验。”听了老婆的话,小刘赶紧表态。 妻子看得出来还是紧张:“顺产到底有多疼呀,我看医院这里有无痛分娩这个选择,就是要自费,有种好像是1500元,我正犹豫呢,不知道无痛分娩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,对宝宝有没有影响。” “我也搜过相关资料,无痛分娩是很成熟的技术,我们也再去问问朋友,看有没有做过的,若疼得厉害,我们就选这个,花点钱不受罪也是值得。”在生孩子的问题上,小刘说他们更愿意相信身边过来人的经验。 新闻深读 怎么生,产妇说了到底算不算 生孩子痛吗?当然痛!有多痛?有亲历者说当时感受,有实验模拟疼痛等级。更被大家所熟知的就是“女人生一次孩子就是过一次鬼门关。” 问题来了,痛也好,鬼门关也好,可以让女人稍微轻松一点吗? 因为榆林产妇事件,生孩子到底谁说了算?为什么不普及无痛分娩?家属可不可以全程陪着,产妇的心理问题谁来关注……都成为讨论的热点。 生孩子到底谁说了算 在榆林产妇事件中,关于产妇自己为什么不能决定自己的生育方式也是备受质疑的一点。 对此,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平律师表示,仅从法律角度来讲,决定权应该在产妇自己。主要法律依据是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五十五条,“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。需要实施手术、特殊检查、特殊治疗的,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、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,并取得其书面同意;不宜向患者说明的,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,并取得其书面同意。”当然,前提是产妇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意识清醒,可以对自己的民事行为负责。 具体到榆林这件事,从新闻报道的描述来看,产妇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,但医院过度强调并坚持产妇的授权书以及丈夫的签字,其实是在推卸责任。 而关于产妇最终跳楼身亡,报道指出,当地公安机关查明系自杀,这从法律来讲就有些残酷了,产妇自己对该行为要承担主要责任,因为她是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至于是因疼痛难忍还是医生或家属拒绝其剖宫产要求,都只能是诱因。     这道门,开合之间,多少悲喜。新华社资料照片 生孩子可以不那么痛吗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助理、麻醉科主任、医学博士陈新忠主任医师表示,有些“痛”,其实完全可以不必“忍”。从2008年开始,浙大妇院就开始了规模化的“分娩镇痛”。 “只要产妇提出要求,我们经过评估确定没有禁忌症者就可以上无痛。”陈新忠说,在产妇提出需要无痛分娩的要求后,先由助产士根据“分娩镇痛规范”进行初步评估,如认为可以实施无痛分娩,由产科医生进一步评估是否可以经阴道自然分娩(顺产),确定顺产之后,再交由麻醉医生最后评估是否存在麻醉禁忌症,并让产妇签署知情同意书,即可实施分娩镇痛。”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麻醉科主任王宏伟也指出,分娩镇痛其实不仅减少疼痛,对母体与胎儿都有好处。 “每个人的疼痛感的确是不一样的,但长时间的疼痛肯定是有害的,尤其对产妇来说,而且无痛分娩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。”王宏伟介绍,他2008年去墨尔本时,在当地医院产房发现,分娩镇痛就是很常规的选择。 为什么无痛分娩尚不普及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,目前无痛分娩在全国并不普及。 对此,王宏伟表示,一个是人们的观念问题,另一个方面麻醉科医生人员不足也是事实,尤其在一些小地方。 有多少产妇会选择无痛分娩? 据了解,在浙大妇院顺产的产妇中比例还算高的,大约达60%~70%。在那里生过宝宝的产妇表示,省妇保有孕妇学校,在接受宣教时得知了相关信息,所以在生时都会主动提出。但从全国范围来看,这个比例是很低的。 7日,在省立同德医院,产科主任医师金美媛表示,在她们医院选择无痛分娩等方式的也就是百分之二三十。 “一个是观念问题,我们的传统观念是生孩子本身就是要痛的,无所谓;还有一个原因是费用问题,无痛分娩差不多要1000多元,而且这个钱是不能进医保的。”金美媛说。 一般生个孩子总共也就四五千元,无痛就要占四分之一,不合算。这是不少产妇以及产妇家属的观念。 “多数产妇疼痛的反应是大喊大叫,再受不了就是死命撕扯床单,还有的是掐导乐或者助产士,有些导乐手上被抓出瘀青。” 导乐的作用陪伴产妇,进行心理安抚。很多医院的规定都是,家属不能进入普通产房陪伴,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,保护隐私,因为一间普通产房里往往有很多产妇。 对于产妇来说,一个人在产房,面临长达几个小时、越来越剧烈的阵痛,精神是很容易崩溃的。 所以不少医院的产科都会有导乐,以省立同德医院为例,导乐都是有经验的助产士,陪伴产妇,提供精神上的支持。 不过,导乐服务也是付费的,目前杭州多家医院的收费标准差不多,基本都是1500元左右。也是因为此,找导乐的产妇比例更少,金美媛介绍,她们这里请导乐的比例大概10%。 “因为无痛和导乐都是收费项目,所以很多病人一听这个,就觉得我们是想法设法在收费,保持一种天然的警惕。”金美媛表示,“当然,如果无痛分娩能进医保,我相信选择的人肯定会多起来。” 新闻+ 男助产士说:那一刻,我扮演着丈夫的角色 “做了5年助产士,我今年终于亲身体会到了生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也更懂得自己工作的价值了。”刚做了妈妈的肖肖是一名助产士,与很多产妇都成了好朋友。 “做助产士最大的感受是,那一刻我成为她们的依靠。她们会紧紧抓住我的手,无条件地信任我。而当一起看到小宝宝的到来,那种对生命的欣喜是我最喜欢的,也是我选择这一行的原因。”肖肖说,让她印象最深的不是个别人,而是大多数产妇的共性,“生到一半时的那种无助甚至是崩溃,很多人会说我不想生了,给我剖吧,这一刻,我们就会给她鼓劲,说一定行,告诉她怎么用力,缓解她的情绪……很多产妇也是在那一刻与我们成了朋友。” “气氛好,每天迎接新生命,有成就感。坦白讲产妇疼痛时都会不配合,但是通过沟通可以缓解她们的疼痛,我有时还要扮演一个丈夫的角色,给她们拥抱,这也是男助产士的独特作用吧。”阿豪是一名男助产士,他乐观开朗,很多产妇在他的陪伴下,生育多了许多欢乐。     钱江晚报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,违者必究。
热门排行 HOT